快捷搜索:  

billboard入华,能靠榜单改变华语乐坛吗?

©️镜象娱乐
文丨梁嘉烈
近日,美国老牌音乐内容平台billboard《公告牌》正式官宣进入中国运营。billboard官宣的(de)同时,张靓颖、王嘉尔、王源等一众歌手在微博送出祝福,billboard官宣话题也顺势登上热搜。
这并不是(shi)billboard第一次官宣入华,2016年时,billboard便高调宣布进入中国市场,但它(ta)的(de)网站(wangzhan)运营模式并未走通。在此之前,billboard曾和音悦台合作,但随着音悦台式微,这场合作最终也成为了历史。
billboard第三次入华会不会有不一样的(de)结局,如今很难预言,但外界预期中的(de)“希望billboard为华语乐坛带来改变”,并不是(shi)那么容易实现的(de)。毕竟billboard固然权威,可它(ta)的(de)评估模式能否在中国落地还是(shi)另说。
况且,即便人(ren)人(ren)都在痛斥刷榜、买榜让国内音乐榜正在丧失公信力,但事实上,这个时代对(dui)音乐榜的(de)需求度,已经远没有以前那么高了。
十年入华史
此时,距离billboard第一次走进中国市场,已经过去了七年时间(shijian)。
2015年时,billboard和音悦台达成合作,当时双方在榜单上的(de)合作很简单,即音悦台的(de)音悦V榜代表中国流行音乐榜单进军美国,入驻billboard国际榜,而billboard最重要的(de)权威榜单Hot100落户音悦台。此外,billboard还与音悦台一起推出了联名榜。
当时,时任billboard亚洲区负责人(ren)的(de)Jonathan Serbin对(dui)外表示,其实billboard从2012年开始就有意进入中国,之后一直在寻找合适的(de)合作伙伴。2012年便有进军意图,2015年才与音悦台达成合作,可见找个靠谱的(de)合作伙伴有多么难。
2015年的(de)音悦台对(dui)billboard来说确实是(shi)不错的(de)选择,它(ta)的(de)日活跃用户达到500万,粉丝社区“饭团”数量达到2万个,此外,音悦台推出的(de)音悦V榜也有着较高的(de)权威性。但是(shi),音悦台的(de)问题同样也很明显。
首先,音悦台只有官方出MV的(de)音乐能够被打榜,虽然它(ta)当时收录了80万支MV,但是(shi)仍不能代表全部市场数据;其次,音悦台当时的(de)主力内容是(shi)日韩歌曲和国内偶像歌手的(de)歌曲,韩娱打榜、刷榜的(de)玩法被引入国内饭圈后,音悦台榜单的(de)权威性也在逐渐走低。
2016年限韩令后,音悦台终止了与韩流的(de)合作,也开始走下坡路。虽然不知billboard与音悦台的(de)合作是(shi)何时终止的(de),但2019年坤音娱乐官博线上追债音悦台前,billboard就已经撤掉了之前与音悦台合作的(de)V榜,换成了“China Social Chart”。
不过,billboard也没有完全将宝押在音悦台身上。2016年9月,billboard在美国官网宣布正式进军中国,三个月后,billboard中国区官网上线,可见billboard的(de)计划还是(shi)两条腿走路,一方面借助国内音乐网站(wangzhan)打开市场,一方面以媒体身份独立运营,发展自己的(de)势力。
可惜,最终音悦台辉煌不再,billboard中国区官网也未掀起太大波澜。从其官网内容来看,华语相关榜单社交音乐榜最后一次更新是(shi)2020年5月,音乐单曲榜最后一次更新是(shi)2019年9月。如今,billboard中国区官网仍能打开,只是(shi)榜单、独家专栏、音乐时讯等内容都停留在了2019年前后。
billboard两次入华均无疾而终,第一次可以说是(shi)合作对(dui)象的(de)问题,但上文说过,当时国内排名第一的(de)MV音乐网站(wangzhan)音悦台,已经是(shi)最优选了;第二次是(shi)“官网运营”这一模式的(de)问题,诚然,在那之前billboard已经以媒体身份进入了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市场,但当时在国内,“官网”这一形式无疑已经与时代脱轨了。
如今,billboard又宣布入华,从官宣的(de)有限信息来看,这一次它(ta)选择官方微博作为榜单展示(zhanshi)平台,但官宣中提到的(de)仅有“billboard标志性权威榜单”。不过,billboard也表示“将陆续推出更多本地化内容”。
目前已知的(de)本土化内容有三:一是(shi)官宣进入中国市场前,billboard旗下衍生品牌billboard Live宣布落地上海;二是(shi)billboard在微博宣布成立“音乐私藏家”,联合音乐博主DC大叔、音乐制作人(ren)侯志坚、歌手袁娅维等做歌曲推荐;三是(shi)围绕音乐人(ren)策划封面故事栏目,目前首位封面人(ren)物已官宣王嘉尔。
但是(shi),这些说到底都只是(shi)“花边”,最关键的(de)还是(shi)榜单业务,至于billboard何时推出本土化榜单?和谁合作?数据从何而来?我(wo)们(men)仍不知晓。
新的(de)轮回已经开始
外界最关注billboard的(de)华语榜单何时落地,原因便是(shi)“苦内娱榜单久矣”。
国内音乐榜的(de)数量并不少,音悦台未衰落前,国内音乐榜可以大致分为三类:一是(shi)传媒公司(gongsi)(gongsi)与电视(shi)台的(de)榜单,如央视(shi)音乐频(pin)道创办的(de)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;二是(shi)互联网巨头旗下的(de)音乐榜,如腾讯系的(de)由你(ni)音乐榜和阿里系的(de)亚洲新歌榜;三是(shi)音悦台的(de)音悦V榜。
但在2020年前后,形势发生了微妙的(de)变化,一是(shi)音悦台退出江湖,二是(shi)本来和新媒体联系就不够紧密的(de)《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》一度停止直播内容,2020年之后,谈起主流的(de)音乐榜单,似乎只剩下由你(ni)音乐榜和亚洲新歌榜了。
由你(ni)音乐榜的(de)榜单数据由TME旗下QQ音乐、酷狗音乐、酷我(wo)音乐、全民K歌四大平台以及新浪微博的(de)用户产生;亚洲新歌榜推出时公布的(de)准则是(shi):榜单以阿里音乐旗下两大音乐平台天天动听、虾米音乐以及微音乐三方新歌播放量为基础,加以歌曲在微博的(de)分享和付费下载数据,综合显示音乐人(ren)在榜单上的(de)排名。
但2018年年底,亚洲新歌榜进行了一次规则改动,之后打榜歌曲或MV的(de)播放量权重占比40%,社会影响力和互动应援权重占比皆为30%。因和微博联系紧密,亚洲新歌榜本就是(shi)偶像粉丝最热衷打榜的(de)榜单,改动之后,该榜单在饭圈的(de)地位进一步稳固。
至于腾讯旗下的(de)由你(ni)音乐榜,虽然入局时间(shijian)较晚,但因数据覆盖范围广泛,也在近一两年成为了国内人(ren)气较高的(de)音乐榜单。成为高人(ren)气榜单后,由你(ni)音乐榜自然也进入了饭圈视(shi)野,如今在微博上随手搜索“由你(ni)”,出来的(de)基本都是(shi)各路粉丝的(de)打榜信息。
在这样的(de)大背景下,网友们(men)自然期待一个更为真实可信、更具权威性的(de)音乐榜单,所以才会对(dui)billboard入华寄予厚望。
billboard在制作榜单之前,会通过调查公司(gongsi)(gongsi)尼尔森获得相应的(de)数据,包括流媒体播放量、付费下载量、电台点播量、实体销量等,在此基础上通过算法,加权后得出相应排名。
正因为评估体系完整,billboard才会成为美国乃至欧美国家流行乐坛最具权威性的(de)排行榜。如果这一套评估体系能在国内原封不动复刻,那它(ta)对(dui)市场的(de)价值可想而知,乐迷可以不再被饭圈刷榜、资本买榜所困扰,上游创作者也可以拥有新的(de)风向标,通过消费市场的(de)反馈进一步提升创作效率。
但是(shi),billboard这套体系在国内多少有点水土不服。首先,实体销量在国内可以忽略不计,其次,电台点播量在国内缺乏权威的(de)统计数据,最后就剩下付费下载量和流媒体播放量了,而如何拿到国内音乐平台的(de)相关综合数据,又是(shi)个难题。
整体来看,对(dui)billboard入华后的(de)表现还是(shi)要谨慎期待。
2016年billboard入华时,外界一边担心流量歌手屠榜,一边在网上喊话,希望billboard能为华语乐坛带来改变,但结果不尽人(ren)意。如今的(de)舆论俨然一模一样,新的(de)轮回已经开始,这一次,结局会不同吗?
人(ren)们(men)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榜单了
谨慎期待billboard入华,说到底不止是(shi)因为它(ta)的(de)本土化难度重重,也在于音乐榜单的(de)影响力其实是(shi)在下滑的(de),这与榜单公信力的(de)下跌有关,但不全是(shi)受此影响。
以前,在中国歌曲排行榜、蒙牛酸酸乳音乐风云榜上看到喜欢的(de)歌曲上榜,大多数人(ren)都是(shi)心潮澎湃的(de),但如今看到一众音乐榜单,“无感”成为了大部分人(ren)的(de)共同感受。近年来,人(ren)们(men)对(dui)音乐榜单的(de)热情丧失,一直被归因为“音乐榜单不再具有公信力了”,当年郑钧炮轰音乐榜单的(de)言论便轰动一时。
“排行榜上的(de)歌,十首里面有九首真的(de)听不下去,现在所有的(de)排行榜公信力都崩了,完全没办法选择,放你(ni)面前,是(shi)让你(ni)恶心的(de)菜。我(wo)们(men)原来最早的(de)排行榜,这个歌是(shi)谁唱的(de)其实都不知道,但这歌好(hao)听它(ta)就会火,现在是(shi)因为,周围的(de)人(ren)告诉你(ni)这个东西很火,是(shi)因为这个人(ren)很火,然后他(ta)们(men)就认为这个歌也应该火。”
刷榜、买榜确实在一步步侵蚀着音乐榜单的(de)公信力,但一个现实是(shi),在当下这个时代,音乐榜单的(de)价值已经远不及上一个时代。音乐榜单这一产物刚开始问世时,大众获取潮流音乐资讯(zixun)的(de)渠道单一,在那个媒介不发达的(de)年代,音乐榜单自然拥有更强势的(de)地位。
而在如今这个信息过载的(de)时代,人(ren)们(men)获取潮流音乐资讯(zixun)的(de)渠道太多了,除了音乐平台的(de)大数据推荐,音乐综艺、抖音短视(shi)频(pin)、B站剪辑BGM、电视(shi)剧OST、微博热搜等皆是(shi)渠道,这些都是(shi)对(dui)榜单话语权的(de)社会化消解。
况且,现在人(ren)们(men)开始追求个性化,大众化的(de)榜单已经很难满足所有人(ren)的(de)口味,去年发生的(de)一件事,某种程度上也能反映这个问题。当时,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年度盛典上公布了TMEA十大热歌,其中抖音歌曲占据了半壁江山,当时舆论哗然,“华语乐坛完蛋了”的(de)言论悉数袭来,连杨坤都表示“音乐至少倒退了十年”。
事实是(shi),像《云与海》《白月光与朱砂痣》《浪子闲话》这些走红于抖音的(de)歌曲,确实在主流音乐平台拥有极高的(de)播放量,它(ta)们(men)或许不够“高级”,但背后站着大批听众。说到底,这个榜单被抨击的(de)主因,是(shi)听歌的(de)大众与当下在网上拥有话语权的(de)年轻人(ren)之间的(de)审美正在加速割裂。
这是(shi)一个分众化的(de)时代,音乐同样在分众化。
打开QQ音乐的(de)热门榜单,热歌榜中告五人(ren)的(de)《给你(ni)一瓶魔法药水》位列第一、新歌榜中蔡徐坤的(de)《Hug me》位列第一、流行指数榜中时代少年团的(de)《侠》位列第一,这些歌曲数据都很华丽,但也都带着明显的(de)圈层属性,告五人(ren)的(de)歌更受摇滚乐迷的(de)喜欢,而蔡徐坤和时代少年团的(de)歌更受粉丝喜欢。没错,粉丝也是(shi)圈层。
对(dui)现在的(de)年轻听众来说,靠榜单找歌已经不现实了,因为审美差异越来越大后,更靠谱的(de)途径变成了大数据推荐。
就像独立音乐人(ren)刘耳朵说的(de)那样:“在喜欢的(de)歌里找相似推荐,再听,喜欢的(de)收藏,再跳到专辑页面,点收藏专辑。基本上收藏一两个歌单、两三张专辑、七八首歌以后,开私人(ren)FM或者等第二天的(de)推荐歌单,就会越来越符合你(ni)的(de)审美。”
榜单价值下滑,才是(shi)billboard入华不再“意义超然”的(de)关键。
镜象娱乐原创
转载请注明来源、作者署名,违者必究
billboard,音乐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90人留言! 共有:59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